喜欢吃乌冬的罪歌

罪歌
大学狗绝产ing
@乌冬说不给吃

【太中】为你写诗(当牛顿遇上中原中也)

不看不是人系列2333(不是)

石田健:


*依旧是太中文,黑时paro,ooc预警
*事先对牛顿的三次粉说声抱歉!这里的牛顿是我恶搞出来的,所以……bug很多请无视!
*要是能接受以上的话,就可以看了
*这也是小伙伴的点梗@病娇宅腐LEO正是在下 

在晚年与正统科学脱轨,穷尽毕生所学,致力于研究上帝推力的牛顿,终于在殒身的几百年之后得到了上帝的“垂怜”——亲身体验现世,时效一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大家好,我是艾萨克•牛顿,是位英国爵士。相信大家一定很好奇我那些什么“英国皇家学会会长”、“英国著名的物理学家”、“百科全书式的全才”等等长得要命的头衔,但是在这我就不一一介绍了,因为眼下最主要的事情是,我来到了现世,我复活了,以22岁时候的样貌复活了。

上帝知道,我是费了多少唇舌才说服他,帮我把我棺材上的各种重物移开,还我那年久失修的脆弱棺材一个清净,尽管我并不知道那些重物为啥会出现在那,而且那堆重物中貌似还有不少嗯……东方人士,对,没错,是大活人。咳咳,不能再扯远了,其实现在我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——我被一个日本的少年黑手党一拳揍倒在地,我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他的长相。

从背后抓着头发强迫我仰起头,清晨的微弱阳光滑过匕首洁净平整的刀面,汇聚到锋利的刀尖上,逼近光裸的脖子,闪现冰凉杀意。“等等,请不要杀我。”我惊讶于自己脱口而出的流利日语,正如这位戴帽子的黑手党惊讶于我会出现在他们的交易场所一样。但他似乎并不惊讶于我会说日语,难道这个时代的英国人会说日语已经是这么稀疏平常的事了吗?

显然我不该在这种时候思考这样无谓的问题,他的刀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产生丝毫停下来的意思,清晰的寒意持续迫近。大概下一秒我就要回天堂了吧。就在我坦然面对近在眼前的死亡时,希望却及时降临了。“中也是准备掩盖自己的失误吗?”刀刃已经擦破单薄的脖颈皮肤,少量温热的液体从细微的伤口处渗出,久违的疼痛感刺激着我本已麻木的神经。刀的进一步动作似乎被人制止了,听来也是个日本的少年。“这种突然出现在交易现场的不明人士,还是先汇报给上级比较合适吧。”

头发上的紧绷感突然消失,脖子上的刀也随之被收回。如释重负的我趴回地上,急忙深吸几口气。命悬一线的感觉并不好受,特别不好受!我那迅猛的心跳如此叫嚣着。“唔——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背部又传来一阵巨大的碾压感,只需稍稍再加点力,脊椎骨便会断裂。“弥补自己的失误,我这么做也不为过吧。啊?太宰?”尾音渐消,踩在我背上的脚似乎更重了几分。

就算他整个人站到我背上也不应该有这般重量啊。意识到问题所在,我艰难地转过脸,企图看一看正踩着自己的人。“在日本当然可以,但我们现在在英国,英国的警察可不是轻易就能应付的。”没看到踩我的人,倒是先看清了这位救了我一命的少年。东方人特有的黑发黄皮肤以及棕色瞳孔他全都具备,看样子,这位面无表情的少年应该不足18岁。年纪轻轻就为黑手党卖命,也难怪他这一身的绷带了。同情他的同时,我也对他肃然起敬。

“那就先汇报给上级?”察觉到背上的脚没了之前的庞大力道,我挣扎着继续别过脸,这才看清了那位揍我踩我的少年。日本少年?黑色的礼帽掩不住橘色的卷发,他的眉头因不满而皱起,澄澈见底的双眸拥有着大海的颜色,挺而精致的鼻子下是微启的薄唇。这么可爱的孩子居然是个恐怖的黑手党?哦不!我绝对是疯了才会觉得这个在几分钟前还准备割断我喉咙的人可爱……还有,看他的身材顶多只有40kg的质量,所以我背上这只其重无比的脚是怎么一回事?

本着进行科学研究必备的求知欲和勇于探索的精神,我很不是时宜地开了口,“为什么你的脚会这么重?可以告诉我原因吗?”最怕空气突然安静,连耳边微风吹拂的声音都无比清晰。两位少年收起商量事情的架势,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落到了我身上。那双蓝色的眼睛内是满满的杀意,而那双棕色的眼睛却闪烁着异样的兴奋光芒。黑帽少年率先打破沉默,“哈啊?你是脑子坏了搞不清楚状况还是真的不怕死?”

“都、都不是!我只是好奇而已,如果可以告诉我,就算立刻杀了我也没有关系。”反正也只是回上面。此刻,为了科学献身的我的身影绝对无比高大挺拔,即便我正躺着。只见黑发少年扬起嘴角,伸手抓住黑帽少年从袖口露出的手腕,我背上的重量就瞬间消失了。“中也可以操控重力。”说着,他摸出黑色大衣口袋内的手枪,将枪口对准了我的脑袋,冷言道:“那么永别了。”食指扣上扳机,他的动作不存在丝毫迟疑。

操控重力?G=mg,g是与地球引力相关的常量,是不可能被改变的,那他可以操控的其实是质量吗?居然可以操控质量这一不随物体的空间、形状、位置的变化而改变的物质基本属性,这太不可思议了,难道是公式出了问题吗?又或者他其实是创物之神?满怀敬畏之情地注视着黑帽少年,沉浸在思考中的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“无聊。”黑发少年松开手指,看我的眼神里竟多了份显而易见的厌恶,“还是中也你动手吧。”将手枪收回口袋,松开黑帽少年的手腕,黑发少年转身快步离开……

2

大家好,我是艾萨克•牛顿,是位英国爵士。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成功地与黑帽少年做起了关于重力的物理实验,相信你一定很好奇我们的各种实验吧,那我马上为大家介绍一下具体的情况。

“出卖完自己搭档的情报就想开溜吗,太宰?”黑帽少年猛地揪起我的后衣领,轻而易举地将我举过头顶,并以极快的速度精准地掷向黑发少年,甚至还考虑到了他前进的同向运动速度。就在我与黑发少年即将相撞的顷刻间,他利落地往旁边跨了一小步,完美躲过,呈抛物线运动的我只能独自着陆,大面积的衣服被擦破,所幸没有受伤也没再伤及无辜。似乎早已习惯这类袭击的黑发少年整理了下黑风衣,转身面向已经走到他跟前的黑帽少年,半垂着眼,笃定地说道:“这人可不是一般人哦,他是艾萨克•牛顿,几个世纪前就已经死了的人。”

智商290的我在这时候彻底懵逼了。他是怎么知道的?现在的教科书上难道有我年轻时候的照片吗?黑帽少年倒是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反响,只在瞥了眼地上的我之后,将信将疑地对黑发少年说:“你的意思是有人使用异能复活了他?”黑发少年摇摇头,“复活几百年前的人可没多大的价值,真相应该可以直接问本人。”黑发少年将话语矛头直指向我,恭敬不如从命的我只得从地上爬起,拍拍满是尘土的破烂西装,用着极为端庄的模样做起了简短的自我介绍,“我叫艾萨克•牛顿,是位英国爵——”

还没等我说完一句话,黑帽少年就用力地拽过黑发少年的领带,全然不顾对方绑着绷带的脖子是否会断掉,“话说回来,该不会是你这混蛋搞的什么花样吧?”口气并不和善,看来这两位年纪相仿的黑手党关系十分不好。面对同伴的质疑,黑发少年依旧一脸的从容镇定,弯腰凑到黑帽少年耳边,像是在耳语,目光还时不时地瞟向我这里。全程都只能听见黑帽少年的声音。

“…………”
“又说这种话,当然是选择后者啊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开什么玩笑?这种情报根本毫无意义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……嘁,居然提大姐的事,你还真是个阴暗又恶劣的男人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哈啊?关于这方面的指导课我可是一节都没落下过,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,混蛋太宰!”

说完悄悄话的两人再次同时看向了我,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意味,就像是等着导师打分的研究生。黑发少年带着爽朗的微笑用手怀住了黑帽少年纤细的腰,修长的手指搭上腰侧,好像还轻轻地揉捏了一下。黑帽少年居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,而是勉强挤出笑容地往黑发少年的怀里更靠近了些,动作看上去十分僵硬。所以其实他们的关系很好吗?对于现状我真的是一头雾水。

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,他们两很快就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,整理了下极其不自然的表情。“我们相信你是牛顿,至于你是怎么复活的,我们没兴趣知道,但既然组织的交易过程被你看到了,你的命就不能留,听得明白吗,牛顿先生?”黑发少年再次将手伸进放有手枪的口袋。

“我明白,但……实不相瞒,我本就只有1天的命可活,但既然上帝让我在这个地方复活,还让我遇见了这位拥有神奇力量的人,就一定有着必然的意义,所以我想求你们给我些时间,让我研究下这份力量。”我老实巴交地把所有想法一股脑地吐了出来。没有经过多久的思考,黑发少年抽出空无一物的手,大方地鼓起掌来,“不愧是牛顿先生,这份为科学献身的精神真让人感动。可以哦,一天时间的话,我们可以给你。”被黑发少年用手肘碰了碰肩膀,若有所思的黑帽少年也配合地拍了拍那双戴着手套的手,“啊嗯,只是一天时间的话……”

听到来自黑帽少年的认可,先前心有余悸的我就像聆听了神谕一般,甚至产生了走上前拥抱他的冲动,当然我并没有这样做。“那么我们先做一下第一个实验吧。”压下内心的激动,我拿出一贯的实践精神,开口要求道。“好的。”两人异口同声。

第一个实验:重力操作的方向。
重力的方向总是竖直向下的。
“冒昧问下两位的名字?”
“太宰治。”、“中原中也。”
“好,那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我们开始实验吧。”
这里没有测力用的仪器,就只能从现象观察了。

实验对象:一块石头、中原中也。

“第一个实验是测试你是否能改变物体所受重力的方向。那么请中原先生来试验一下,在不施加水平方向的力的情况下,光靠重力操作,能否让这块石头获得一个水平方向的加速度。”我简述了下实验的实施方法,中原先生表示明白地点点头,将手搭上了石头。

「实验现象:石头漂浮,且呈水平方向运动。

实验结论:可以改变重力的方向。」

“哇,牛顿先生真厉害,透过现象看本质可不是谁都能想到的。不过中也,既然可以改变重力的方向,却还是没能长高啊。”太宰先生嬉笑着走到中原先生身旁,将人强硬地揽入怀中,还刻意用手标注了下中原先生的头在他胸口上的位置,“中也你那个高度的空气质量怎么样?”调笑的口气,果不其然,中原先生很快就赏了太宰先生一记肘击,只可惜被他灵巧地闪过了。

“既然你这么好奇下面的空气质量,那就给老子好好地躺着!”愤怒的言语间,中原先生已经把太宰先生一拳揍趴在地上了。“接下来还有什么实验吗,牛顿先生。”看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太宰先生,又看看中原先生那张皮笑肉不笑的冷脸,我不禁流下了一行冷汗。

“咳咳……”小心翼翼地清了清嗓子,我轻声说道:“接下来是实验中原先生到底能不能改变物体的质量。”碍于自己这条随时都可能丢掉的命,我将最想做的实验提前了,“中原先生请把这根头发的质量增加,把这块石头的质量减少。”拔下自己的一根头发,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,将两件实验器材分别放在左右手的手心里,我颤抖着走到中原先生跟前。用最直观的自身感觉来揭开内心最大的疑惑,这一刻我难以自持地兴奋起来。

3

大家好,我是艾萨克•牛顿,是位英国爵士。万万没想到我最后还是提前回到了天堂,对,是太宰先生用子弹送我回来的。相信大家一定非常好奇我的实验结果,那在这我就简单地提一提。没错,中原先生他可以改变物体的质量。哦,我的上帝!他是如同创物之神一般的存在……咳咳,请原谅我的失态,现在来说些正经的,相信大家更想知道的是,为什么太宰先生会朝我开枪。

做完质量改变实验,在肯定了中原先生可以改变质量之后,我们立刻进行了下一个实验——他能否让一个物体的质量变得无限大。就在中原先生打算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,醒来的太宰先生抢先发声阻止了这场实验。“会变成吞噬一切的黑洞哦,牛顿先生是不是忘了自己的万有引力公式了?”太宰先生挤到我与中原先生之间,并将我往旁边推开了一段距离,“中也也准备这么说吧?”

困惑不解的我低声呢喃道:“黑洞是什么?万有引力公式和这个黑洞又有什么关系?”中原先生娴熟地抬手扶正了被太宰先生挤歪的帽子,那双看着我的海蓝色眼睛似乎正诉说着同情,我知道那是博学者怜悯无知者的目光。“当物体的体积不发生改变,而质量不断增加的时,万有引力就会不断变大,当引力大到连光都无法逃逸的时候,那个物体就会变为吞噬视界内一切的黑洞。”中原先生淡然地阐述着我从未听过的科学道理。

吞噬视界内的一切,这真是太神奇了!中原先生正拥有着这份既伟大又可怕的力量,我对他的敬仰正在无限地膨胀,胜过热恋中的少女,我握紧手中那颗被捂热了的石头,鼓足勇气地感慨起来:“既然中原先生拥有着这样巨大的力量,为什么要受制于黑手党呢?”

“哈啊?什么受制——”就在中原先生不耐烦地回应我的感慨时,太宰先生冷不丁地拉起他的右手,摆上自己的左胸口,低头深情地望着中原先生的脸,那双深邃的棕色眼睛流溢出泉水般清澈的柔光,“当然是因为我啊,对吧,中也。”对上太宰先生炙热的目光,中原先生尴尬地咧了咧嘴,嘴角抽搐着说:“啊…对!是、是为了太宰治,为了太宰唔——”最惊人的一幕发生了,太宰先生竟然直接用吻堵上了中原先生还在说着话的嘴……

圆睁着漂亮的蓝色眸子,中原先生眼中充斥的错愕似乎并不比此刻的我少。是因为与太宰先生的爱情吗?果然神的爱情也会如此的与众不同,同性之爱,在我们那个时代是不被接受的,是等同于犯罪的存在。

枪声刹那响起,太宰先生手中的黑色枪管被瞬燃的火药暖化,爆炸产生的巨大空气推力将子弹推出弹膛,瞬间射穿了我的头颅,未曾感到丝毫的疼痛,我便回到了纯白的原点,回到了天堂。

灵魂弥留人间的短暂时间内,我似乎听到了他两的对话。

“嘶……还以为下颚骨会被打碎呢。”
“咳,真的碎了也是你他妈活该,突然之间加什么戏啊。”
“嘛,考虑到牛顿所在的时代,不做到这份上他是不会相信的。不过,居然亲了中也,真是太糟糕了,回去得刷四遍牙了。”
“那是我要说的台词!”


“不得不说中也的演技实在是太烂了,完全没演出情侣的感觉。”


“你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吧。”


“我可是本色出演,啊咧,中也不问我为什么现在就杀了他吗?”


“我那也是本色出演,要是再进行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吧,他想知道的已经全都知道了。”
“不愧是中也,还是有点脑子的。”
“你这混蛋是想再多吃两次拳头吗?”
……

回到天堂之后,我祈求上帝让我回顾了这段短暂刺激的现世之旅,才知晓了那时候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耳语的内容:

“难得来一次英国,我可没时间把花样浪费在金发碧眼美女以外的人身上。眼下最坏的情况就是其他组织在借由复活的牛顿来探查情报,复活牛顿的话,大概是盯上你的能力了,现在杀了他可能会打草惊蛇,但是利用他或许可以找出背后的组织。选择权交给你了,中也。”

“又是这种话,当然是选择后者啊。”

“明智的选择,所以我们现在得提供假情报给他,当然还必须提供些真情报来混淆视听,增加对方对情报的信任度。既然你的能力他已经知道了,那真情报就用你的能力,假情报的话,最优选……我们是情侣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?这种情报根本毫无意义。”

“毫无意义?恋爱关系、亲属关系在黑手党内往往是最致命的情报,红叶大姐当年的恋人是怎么死的,中也不会不清楚吧。”

“……嘁,居然提大姐的事,你还真是个既阴暗又恶劣的男人。”

“如果这个假情报被敌对组织掌握了,他们绝对会好好利用我们的这层关系来制定行动计划,到时候……唉?难道中也是担心自己的演技不行吗?”

“哈啊?关于这方面的指导课我可是一节都没落下过,你还是担心下自己吧,混蛋太宰!”

完完全全被这两个黑手党少年给愚弄了一番,但我却并没有感到十分生气,反而想为这段令人羞愧的经历写一首诗,也为那位戴黑帽子的“创物之神”写一首诗……

END.

*艾萨克·牛顿(1643年—1727年),在牛顿在世的这段时间内,和大多数国家一样,同性恋在英国是有罪的。

*万有引力定律:任意两个质点有通过连心线方向上的力相互吸引。该引力大小与它们质量的乘积成正比与它们距离的平方成反比,与两物体的化学组成和其间介质种类无关。

评论

热度(297)